说我有精神病,法律的荣耀属于被告

作者: 医学科学  发布:2019-10-29

今天(2017 年 1 月 3 号),收到北京市东城区法院的判决书,柴会群起诉我侵犯其名誉权一案一审判决,法院驳回了柴会群的全部诉讼请求。这起备受关注的名誉权纠纷,一审终于尘埃落定。

6月16日,“走廊医生”兰越峰起诉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记者王志安侵犯其名誉权案,在北京市海淀区法院首次进行庭前会议。就在六天前,《南方周末》记者柴会群对王志安以及中国医师协会法律事务部主任邓利强名誉侵权诉讼案,刚在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举行第二次庭审。两起侵权诉讼案件的核心人物,都是已经与所在医院解除劳动合同的兰越峰。与六天前开庭的那场侵犯名誉权案不同,兰越峰诉王志安案的开庭,并未在法院门口聚集为兰越峰和柴会群一方摇旗呐喊的人群。而此前,王志安曾在题为《无论你们有多卑鄙,我都奉陪到底》的实名认证微博文章中写道:16日当天,会有人到海淀区人民法院门口对其进行围堵。此次开庭属于正式庭审的庭前会议,双方在庭审前一天接到通知,庭审程序为“不公开”。在结束了上午的所有司法程序后,原告兰越峰与被告王志安一前一后各自走出法庭,并没有任何交集。二人随后接受了健康界的独家专访,通过谈话可以发现,二人均认为自己胜券在握。不过,用一些业内人士的话讲,这起围绕所谓名誉权的诉讼纠纷,原本就是一出“狗血剧”。王志安:调查兰越峰是否患有心理疾病,这是在满足公众知情权2014年初,在医院走廊里坐了600多天的兰越峰正在被媒体塑造为被体制打压的悲情英雄。但央视记者王志安以及摄制组发现,此前媒体关于兰越峰的报道存在大量不实信息。尤其是“南方周末记者柴会群写《疯子医生:你砸医院的招牌,医院砸你的饭碗》一文,更是缺乏相应的证据支持”。2014年3月29日,央视新闻调查制作的《走廊医生》节目播出。节目展示,兰越峰和单位的矛盾,并非出于反对过度医疗遭到打击报复,而是兰越峰长期以来,由于分科、担任超声科主任等个人诉求与单位存在分歧导致。兰越峰向媒体举报的各种所谓过度医疗的信息,均没有证据支持。王志安也在实名认证的微博中,描述“兰越峰之所以走到这一步是性格使然、其带有明显的偏执人格等”。这些言论均成为兰越峰起诉王志安名誉侵权的理由。在当日的庭前对话中,双方提供了各自的证据,王志安主要提供的是证明自己报道属实的证明,包括绵阳市政府相关的调查结论,其中清晰证明了兰越峰举证的部分内容没有事实依据。“我要求法庭对兰越峰的心理和精神状态进行司法鉴定,司法鉴定部门就兰越峰心理状态给出全面的权威结论。”王志安对健康界说。对于兰越峰所指的诽谤一说,王志安表示,自己并没有辱骂过兰越峰。“我说她有精神疾病这是一个出于关爱角度的事实描述,没有主观恶意,我希望有人能帮助她回归到正常生活,但别人帮助她的前提是,她需要认识到自己所患的心理疾病,这样的愿望不是侮辱。”作为职业媒体人,王志安还从新闻报道的角度分析了“走廊医生”事件。“媒体以前把她塑造成为一个被体制打压的悲情英雄,但需要正视的是,她的身体状况原本就是新闻事实的一部分,证明她是否患有心理疾患,这是在满足公众的知情权。”王志安认为,该事件涉及到三项权益:一个是兰越峰所指的所谓名誉权,其二是公众知情权,第三是作为普通公众针对兰越峰“走廊医生”事件的言论自由表达权,这三项权利需要进行平衡。对于这起诉讼未来走向,王志安表示,自己不可能输。健康界独家对话兰越峰“我究竟是不是精神病,要有精神科医生的鉴定”6月16日上午11点50分,身着黑白格连衣裙和黑色丝袜的兰越峰疾步走出海淀法院51号法庭后,接受了健康界的独家专访。兰越峰身边有两名年轻律师,她说,“这是北京的律师。”

柴会群对我的诉讼,是我人生遭遇的第一场官司。我第一次以被告的身份走上法庭,期间的遭遇跌宕起伏,令人感慨万千。

——王志安

2015 年 1 月 12 日,本案第一次开庭,「走廊医生」兰越峰也出现在法庭。第二天,兰越峰到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将我告上法庭,要求我赔偿十万元。

那一年春节前后,我父亲病危住进 ICU,我星夜赶回家里照顾老人。病床前收到单位来电,陈晓兰和卓小琴到央视纪委举报我,说我的节目《难以缝合的伤口》是虚假新闻。

一时间,山雨欲来,黑云压城,形单影只的我遭遇十面埋伏!

但是,我没有怕!

因为我知道,我的报道经得起法律的审视。我还知道,虽然有一众人等彼此呼应,联手出击,但他们其实内心怯懦,不敢和我正面较量。

兰越峰起诉我的理由,是新闻调查《走廊医生》节目播出后我在微博上的几条言论,而柴会群起诉我的理由更加可笑,是中国医师协会转载了一篇批评他的文章,署名为王志安。其实柴会群早就知道文章的作者并不是我,因为真实作者烧伤超人阿宝在新浪微博发表文章后的一小时,柴会群就曾经转发过。

这一系列针对我的诉讼和举报目的很明确,柴会群是著名的缝肛门事件的核心报道者,是走廊医生事件的首先报道者,这两起新闻均在全国引起广泛的舆论关注,而我在央视《新闻调查》的节目,却颠覆了柴会群的报道结论。

庭审中,我并没有在文章是不是我写的问题上浪费精力。

我的诉讼策略很明确,不管这篇文章是不是王志安所写,它都不涉及侵权。因为,柴会群关于缝肛门事件和走廊医生的报道,根本就是虚假新闻。对虚假新闻的批评,是正常的舆论监督。由此,一起围绕名誉权的诉讼,演变成了柴会群系列报道是否属实的法庭战。这场精彩的法律攻防,持续了整整 27 个月。

诉讼中,柴会群和我的争议焦点是:

1、 缝肛门事件,到底是助产士因为索取红包未果,出于报复恶意将产妇的肛门缝住,还是这因为产妇患有痔疮在生产中出现活动性出血,助产士进行了缝扎?

2、 走廊医生事件,兰越峰到底是出于个人利益和单位发生的普通纠纷,还是一个向过度医疗宣战的反体制英雄?

庭审中,原告方组织了大量的「正义群众」到法庭声援柴会群,诉诸于舆论和情绪。

而我和另外两位被告,则向法庭提交了一百多份证据,由此证明柴会群的系列报道均为失实。绵阳市人民医院的两名出庭证人,证明了柴会群在采访中明明获知了真实信息,但仍然进行了虚假报道。

被告方还就缝肛门走廊医生事件的真伪,申请了法庭调查。法官先后去了深圳和四川两地,见到了新闻中涉及的关键当事人,调取了相关病例、司法鉴定,当地纪委调查的结论等关键证据。此外,法官还向 GE 公司、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调取了相关证据。

在历经三次开庭审理,漫长的法庭调查后,北京市东城区法院终于做了判决。判决书一共 35 页,两万余字。在仔细调查和辨析了缝肛门和走廊医生两起新闻的真伪之后,法庭得出如下结论:

本文由美高梅手机登录网站发布于医学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说我有精神病,法律的荣耀属于被告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