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疹没被查出,称误诊致男童死亡家长起诉医院索赔

作者: 医学科学  发布:2019-11-15

田先生 1 岁 4 个月大的儿子林林因出现咳嗽症状去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就诊,但当时院方未查出孩子异常症状,因此田先生便带孩子返回了家中。不料林林在回家后不久便再次咳嗽不止。田先生随后将患儿送往另一家医院,但最终孩子因抢救无效死亡,田先生遂将京都医院诉至法院索赔 10 万元。

因发热咳嗽,黄某先后到合肥多家医院看病,最终诊断为麻疹。等到康复,黄某将自己最先去的医院告上法庭,认为对方存在误诊致病情恶化,索赔 40 万元。昨日,记者从合肥蜀山法院了解到,近日法院一审驳回原告全部诉讼请求。

昨天上午,昌平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由于原告律师自称未带够证据,法庭只好宣布休庭。

[起诉] 麻疹没查出索赔 40 万

家长:误诊导致孩子死亡

据了解,黄某是一名装修工人,其向法院诉称:此前自己因发热咳嗽,于是到被告医院就诊,对方在没有为自己进行全面检查的情况下,诊断其为面部红肿,并开具药物治疗;后因感觉没有效果,自己又前往其他两家医院救治,经诊断为麻疹,期间还住院治疗 15 天,才最终康复。

田先生起诉称,2015 年 6 月 6 日,他 1 岁多的儿子林林因轻微咳嗽去京都医院就诊。急诊大夫曹某接诊过程中违反诊疗常规,在包括胸片和血常规检查出来后,没有仔细查看检验结果,将本已出现肺炎症状误诊为「没事」,并建议患儿回家休息。

黄某表示,被告对自己病情存在误诊和过错,导致病情恶化、损失扩大,因此需要对自己给予相应赔偿。一开始,黄某索赔包括医药费、误工费等在内的赔偿共 13000 余元,而审理过程中,黄某又提出索要精神损害抚慰金 38 万余元,共计 40 万元。

田先生称,医生在没有确诊林林病情的情况下,给林林开了盐酸泼尼松片 5 mg×20 片和盐酸卡特罗口服液(用于治疗呼吸系统疾病的药物)。林林服用上述药物后病情急剧恶化,后因京都医院夜间无值班医生,田先生便不得已将林林送至北京市昌平区医院诊疗,但终因抢救无效于 6 月 7 日凌晨死亡。

而在庭审当天,黄某又将精神损害抚慰金降至 80000 元,其余诉请不变,赔偿总额变更为 93933.46 元。

田先生认为,京都医院的误诊误治是严重的医疗过错,也是导致林林死亡的直接原因,因此将京都医院诉至法院索赔 10 万元。

[回应] 当时无明确临床依据

医院:诊断符合医疗常规

对此,被告医院辩称,黄某前往该院皮肤科门诊就诊时,主要是说自己面部红肿伴有明显瘙痒数天,未述发热。经门诊医生检查,其除面部红肿外,其他部位未见皮疹,无球结膜充血等外观表现,没有明确依据诊断是麻疹,于是给予对应药物治疗过敏性疾患,并让其病情如有变化要及时再来就诊。

在昨天的庭审中,田先生委托的代理律师及被告京都医院事发时的值班副院长出庭应诉。京都医院称,事发当天医院对孩子的诊断符合医疗常规。医生在接待患儿时,已做了积极有效的诊断,符合当时病理的临床诊断,诊疗后也没有表现出明显异常。在对孩子进行诊断后,医生曾建议患儿住院,但家长认为孩子的病情已经缓解,拒绝住院,并自行返家。京都医院还表示,孩子死亡后,医院曾建议家属,如果认为医院有责任,应在 7 天内共同委托尸检机构进行尸检,但至今原告仍没有出示孩子的尸检报告。

医院认为,就黄某就诊当时情况而言,当时的处理都是正确的,不存在误诊行为;且病情是变化的,不可能从早期有限的临床表现作出最终结果的预测,病情变化需随时就诊,可黄某未遵医嘱没有再来。

除此之外,京都医院称,患儿到该医院就诊前,就曾在昌平区医院住过院,并要求田先生一方出具患者在昌平区医院两次住院的医疗资料,以及相关门诊的病历资料,请求法院对此一并调查。京都医院认为,上述证据资料,对于患儿本身的病情和治疗进展都非常重要,对患儿死因和义务的承担方也是重要的判断标准。

综合其他原因,医院提出该院的诊疗行为符合规范没有过错,也没有延误黄某的治疗,更没有给其造成实质性人身损害后果,所以不应承担其提出的侵权赔偿。

当法庭一方进入质证阶段时,原告一方的委托律师突然向法庭提出未带够证据,申请延期开庭。

[判决] 原告诉讼请求被驳回

本文由美高梅手机登录网站发布于医学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麻疹没被查出,称误诊致男童死亡家长起诉医院索赔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