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应从根本着手改革,南京被官员

作者: 医学科学  发布:2019-11-15

外媒称,一天早上,在中国东南部地区工作的欧丽志医生正在医院病房查房时,一位患者走过来要求接受治疗。她当时无法立即为这位患者提供帮助,他随即拔出了一把刀。

“不好意思,我不方便对这件事说什么。”这是在南京采访“护士被官员打瘫”事件时,听到医务工作者最多的回应。在打人者袁亚平被刑拘后,在被打护士伤情正在逐步好转时,笼罩在医疗工作者心中的乌云仍未散去,他们并非无话可说,但是有口难言。伤情正好转要探望被打的陈星羽护士,实在是不容易。3月2日,全国政协委员温建民受中国医师协会委托,到南京看望了被打护士陈星羽。之后在两会上接受采访时,他称护士被当地“保护”得很好,进去探望很艰难,并连用两个“你懂的”来强调。此言一出,网络哗然,有人称陈护士病房门口有警察严密把守,不让她与外人接触。3月7日中午,《新民周刊》记者来到收治陈星羽的南京鼓楼医院,从进医院到走入住院部骨科病区再到陈星羽病房前,一路畅通,没有见到安保特别加强的迹象,也没有警察把守。不过,这间病房与其他病房明显不同的是,门是关着的,上面贴着一张粉红色的纸,上书:“感谢关心,谢绝探视”。透过门上的玻璃可以望见四五个人正站在病床床尾和床上的人交谈,但是看不到病人的情况。记者刚推开门,还未走入,立即有两名女子从房内迎过来询问身份,记者刚说了一句“想看看陈护士”就被婉言谢绝,挡在了门外。十多分钟后,陈星羽病房内的几人走了出来,其中一名身穿蓝色羽绒服的女子把其他的人送上电梯,转身要回病房。记者上前询问陈星羽病情,这名女子自称是陈的家人,而据记者事后确认,她就是陈星羽的母亲。她说:“陈护士的病情这几天正在好转当中,谢谢大家的关心。具体的资料都在医院那边。”简单说完这几句她就离开了。病区里的一名护士听到关于陈星羽病情的询问,回答说:“不好意思我不清楚,我是今天才过来的。”而记者问到陈的主治医生时,她称这位医生还在给病人做手术,下午也许能碰到。但记者下午再次到鼓楼医院时,该名医生据称在出门诊,仍没有机会见面。不过,鼓楼医院骨科的一名工作人员辗转向《新民周刊》透露,根据近日的查床记录显示,陈星羽的情况确实正在好转。3月7日晚间,鼓楼医院的官方微博称:“感谢大家对陈星羽护士病情的关心,目前她正在我院骨科积极接受治疗,治疗效果逐步显现。”而3月10日,该官微更进一步证实:“今日,小陈护士经努力双下肢可以床面移动,并可短时间地抬离床面。上午,治疗专家小组再次对她进行了会诊,双下肢肌力部分已经恢复到Ⅲ级,专家们对下一步的治疗也提出了针对性措施。”是否被“打瘫”?南京某三甲医院的一名医生向记者表示,医护人员被打这种事情,几乎是“司空见惯”,只是因为这次肇事者是官员,所以引起了比较大的关注。对这次事件,舆论争论的焦点之一在于,护士是否被打致“瘫痪”。2月25日凌晨事发之后,“南京口腔医院护士被官员打瘫”一事迅速在网络上传播。26日下午,南京鼓楼医院心胸外科主任王东进在其认证微博上称:“可怜的口腔医院同行真的下肢瘫痪了,刚刚护送她去了脊柱外科病区。”随后,医学专业网站“丁香园”发布“被打护士脊髓损伤,下肢瘫痪”的消息。当天,南京市卫生局称,经过鼓楼医院专家联合会诊,认为患者有下肢肌力下降,存在外伤性脊髓损伤可能,同时影像学检查提示,心包和双侧胸腔少量积液。之后,涉事官员夫妇各自的单位分别发表了声明,暂停两人职务,并开展调查。至此,舆论理所当然地一致谴责涉事官员、同情瘫痪护士。然而,27日晚间,南京警方公布现场监控视频后,舆情发生了变化。一些人认为,根据视频展示的情况,两下伞击,几次拉扯,不可能造成瘫痪,护士是“碰瓷”、医院在“造假”。同时,另一部分人士继续坚信护士确实被打瘫,并且指出视频是经过剪辑的,有“包庇”嫌疑。有医生分析,陈星羽可能是“心因性瘫痪”,即由于精神刺激、不良环境暗示和自我暗示的作用而发病,可以表现为一个或几个肢体全部或部分丧失运动能力;而陈护士在事发前由于家人动手术造成的心理压力、事件中受到惊吓,都是可能的原因。值得注意的是,这种瘫痪和器质性瘫痪都是客观上的瘫痪,并不是“诈瘫”。随着鼓楼医院对陈星羽查床记录被人拍照公布,针对其是否“瘫痪”的争议也愈演愈烈。3月5日,关于陈星羽护士的伤情终于有了新的说法,南京市卫生局新闻发言人称,陈星羽收治入院后,鼓楼医院先后四次组织专家会诊,认为“患者目前存在双下肢瘫痪,这是由于外伤导致脊髓一过性损伤和急性应激反应共同作用所致”。某网站做了一项调查:“你信任医生对被打护士做出的‘瘫痪”判断吗?”结果显示,截至3月11日8时,投票的16万人中73%表示“信任”。对于广受质疑的“为何案发第9天才刑拘肇事者”,南京警方在3月5日称,3月4日,警方邀请了司法、医疗界的专家,对伤者的情况进行了会诊,专家共商认为,鉴于目前伤者的伤情未稳定、治疗未终结,需要进一步动态观察明确诊断,司法鉴定仍不具备法定条件。“但鉴于事发至今已第9日,陈星羽的伤情尚无明显好转,且不排除造成较为严重后果的可能性。3月5日下午,公安机关依法对袁亚平采取刑事拘留的强制措施。最终,警方将依据伤情鉴定的结果依法处理。”沉默与发声陈护士被打事件在全国医护界引发轩然大波,但在事发地南京的医护同行中,却是一片沉默。3月7日,在南京口腔医院陈星羽工作的病区,她的一名护士同事得知记者询问陈的情况后说,现在所有相关问题都要去问院办。而该院院办的一名周姓工作人员告诉《新民周刊》,现在无论是陈星羽平时在院的工作情况还是伤情的状况,都在南京市公安局、卫生局和两家医院联合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布,他们现在不能提供任何信息。一名实习时曾在口腔医院和陈星羽打过交道的医学院学生在听说记者询问对陈护士的印象后,也表示“不方便说”。南京的一名医生告诉记者,南京大大小小的医院几乎都对自己的员工下了“劝告”,不让他们公开地对此事发表意见。“同行们的情绪都只能在私下里宣泄。”这名医生告诉记者,南京的部分医疗工作者原本准备3月6日下午在新街口集会签名表达对暴力袭医的抗议,但这个活动最终没有办起来,据称是被相关部门劝回。该医生还向记者展示他接到的劝说短信,其中提到,“请不要参加集会……请不要做出不理性的举动……”不过,另一批人在努力发声。3月6日,全国政协医卫界别90位委员联名向大会递交遏制医疗暴力的“紧急提案”。此举得到了一线临床工作者,尤其是南京及周边地区医疗工作者的响应。3月7日下午,主要来自南京的45名医疗工作者开始行动,他们希望在不影响工作的情况下,发起医疗界联合签名活动,谴责医暴,支持“紧急提案”。截至3月9日20时,活动已征集到超过千名医疗工作者的实名签名支持。向《新民周刊》透露消息的医生得知签名活动后非常高兴,说:“对暴力袭医,依法处置我当然是欢迎的,我的许多同事、同行的看法都跟我差不多。现在我朋友圈里已经很少有人讨论护士被打的事了,进入法律程序后一切依法办事好了。之前之所以反应比较强烈,是因为觉得有关部门没有依法办事。”(原标题:医生:一切依法办事就好 )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7月22日报道,当时一部分混乱的场面被广东省惠州龙门县人民医院的监控摄像头捕捉了下来,继而被官方媒体广泛报道。涉嫌持刀砍人者姓廖。此人向欧丽志的腿部和胳膊猛砍数刀,严重砍伤了她的手部。接着,他在拥挤的走廊上一路追赶欧丽志,直到最后被人制服为止。

报道称,在上述血腥的痛苦事件发生后,约有60万名中国的医生开始在互联网上的一份请愿书上联合签名,要求终结该国资金不足、人满为患的医院中出现的常见现象——对医生的暴力攻击。

从耳鼻喉专家在值班时被人刺死到大量群众聚集在门诊部门口,有关心怀不满的患者对医院造成破坏的报道在中国十分常见,令人担忧。

报道称,虽然针对医护工作者实施的暴力行为并非新生事物,但有研究称,这一问题相当普遍,或许情况正愈演愈烈。

5月,中国医师协会报告称,接受其调查的1.26万名医生中有13%的人表示,自己在去年遭到过身体上的攻击。6月,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官方媒体报道了12起类似事件。

中华医院管理协会撰写的报告称,从2002年到2012年,袭击医护人员的事件数量平均每年增长23%。这意味着,据估算在2012年,每家医院出现了27起袭击事件。

有专家表示,医患之间的暴力事件是医疗体系陷入危机的征兆。

报道称,得益于2009年实施启动的一系列雄心勃勃的改革,大部分中国人已经拥有了某种形式的公共医疗保险。然而,保险的覆盖范围并不全面。一方面,多家医院仍苦苦挣扎着满足相关需求,努力以患者可以承受的价格为他们提供像样的治疗和护理。另一方面,患者们则对长时间的候诊,劣质的医疗服务以及能让整个家庭破产的巨额账单抱怨连连。

本文由美高梅手机登录网站发布于医学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政府应从根本着手改革,南京被官员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