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用画和病者沟通,年发近千条

作者: 医学科学  发布:2019-11-15

在一台手术中,主刀医生完成核心环节,就可基本明确手术结果。接下来还要缝合伤口,待病人从麻醉中苏醒,才能推出手术室。而对于守候在外的亲属来说,等待的时间分分秒秒都是煎熬。

图片 1

从 2010 年起,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骨科副主任、主任医师黄继锋每完成一台大手术,就会提前给患者家属发短信报平安。5 年下来,这样的「平安短信」累计发送了近千条。

周伟力画的手术过程图。

家属提前 3 小时得知手术情况

记者 吴雯芳 实习生 李晶晶 肖叶舟 通讯员 唐梦辉 王泽芳 长沙报道

昨天在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骨科病区,记者见到了鄂州患者徐凤娇。上周她刚做完一场大手术,因为黄主任的「平安短信」,丈夫提前 3 小时得知手术十分顺利。

戴着一副眼镜,白白净净,说话很慢,走路却飞快,如果不是身上的白大褂,他还真像一个漫画家。实际上,长沙市第三医院骨科名医工作室副主任医师周伟力,也是医院里有名的“漫画家”:6年从医生涯里,他手绘千余幅漫画,画的都是一种东西——骨头,而他的“读者”就是他的患者。

今年 8 月,40 岁的徐凤娇遭遇一场车祸,右脚跟被连皮带骨齐齐削掉,足踝以下面临截肢。黄继锋查房时,抱着她的脚仔细看了下,踝关节和前足活动度尚可,可以冒险修复。

用画骨头的方式打消患者疑虑

术前,黄继锋和徐凤娇夫妇长谈,做修复要从患者腰部取一小段骨头,造一个跟骨,再从小腿取巴掌大的皮瓣把它包起来。他说,修复手术就是「挖东墙补西墙」,有可能这边挖了一大块,那边也没补好。「我们会尽最大努力,但要有失败返工的心理准备」。

7月31日,长沙市第三医院骨科名医工作室,周伟力正与一位因骨折即将进行手术的患者侯先生进行术前沟通,家属在一旁也听得很认真,他们被周伟力手里拿着的一份示意图吸引。

9 月 7 日早上 7 点多,徐凤娇被推入手术室。从小腿上取下的皮瓣必须保证血管完整,才能提高移植的成活率,而皮瓣能否成活,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手术成败。

这是周伟力刚刚手绘的一块胫骨图。“你的胫骨平台骨折,骨折后需要切开复位。”他指着图示的部位,并做了一个切开的动作,“然后我们要用钢板、螺钉,在这里进行内固定。”病床上的侯先生一开始有些似懂非懂,但边看着画边听医生讲解,他最后欣然接受了医生的手术方案建议。

黄继锋用多普勒仔细检查分辨,小心翼翼取下长 12 厘米、宽 10 厘米的一块皮瓣,移植到患者脚底,再将血管逐一吻合。操作完成,皮瓣颜色变得红润,黄继锋松了一口气。

7月18号,因为一场车祸,侯先生住进了长沙市第三医院,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用图画方式向患者展示手术过程的医生。“周医生的画很直观,这样我就知道我的腿到底是哪里坏掉了,哪里需要手术,我挺安心的。”他说。

中午 12 点半,黄继锋完成手术核心部分回到更衣室,从储物柜取出手机,第一时间给患者家属发短信报平安。接下来助手还有大量后续工作要做,直到下午 3 点多,徐凤娇才被推出手术室。

几乎每天,周伟力都会进行多场手术,这样特殊的沟通形式也几乎每天都有。他在画画时,通常是手边有什么纸就用什么纸,画完之后就丢掉了,所以能留下来的画作,多是手术过程中遇到的特殊情况和一些医学笔记。

5 年发送近千条「平安短信」

“漫画这种方式很直观。”周伟力觉得,在自己能力范围内提出手术的最优方案,再给病人解释清楚,可以打消他对医生做手术的疑虑,减轻对手术的恐惧,“这样很有意义。”

黄继锋回忆,他第一次发「平安短信」是 2010 年,记不清具体时间,但让病人印象很深。

图片 2

患者是一名 50 多岁的男性,从仙桃紧急转院过来,骨盆和四肢多处骨折,生命垂危。他的姐姐在武汉一所大学任教,代表一家人接受术前谈话。黄继锋委婉地告诉她,病人情况严重,有可能下不了手术台。

7月31日,长沙市第三医院骨科名医工作室,周伟力展示他画的手术过程图。组图/记者 陈韵骄

进手术室前,家属无助的眼神令黄继锋深深触动,他特意记下了患者姐姐的手机号。来自不同科室的五六名医生同台手术,心胸外科的医生处理心肺问题,骨科医生处理骨折问题。黄继锋记得,患者身上单是骨折就有五处。

画稿标有英文注释,最复杂要画半小时

从早上 7 点半到下午 5 点,手术一共持续了 9 个小时,之后患者等待复苏,直到傍晚才推出手术室。黄继锋一下手术台回到更衣室,就给患者姐姐发了一条短信,内容只有短短 6 个字:「手术已完,顺利」。

算起来,36岁的周伟力对绘画的兴趣已长达二十几年了。“我父亲就非常喜欢画画,他的画作较偏中国风,而我喜欢画漫画。”周医生打趣说,喜欢画画可能是遗传,从骨子里喜欢,“现在我的儿子也喜欢画画。”

黄继锋说,他每周要做十几台手术,无法给所有病人家属一一发短信。平均下来,每周发短信少则两三条,多则四五条。粗略计算,黄继锋 5 年来编写的「平安短信」近千条。

在学医过程中,周伟力遇到难记的病症病状,也会用这样的方法加深记忆。直到六年前,长沙市第三医院骨科名医工作室主任、主任医师雷青在看他工作时画骨头,才建议他将画作系统整理,同时还可以应用于临床。

他说,需要提前报平安的情况主要有两种:一是全麻手术后,病人苏醒有快有慢,长的甚至要 1—2 个小时,这段时间对家属来说非常煎熬。二是术中发现情况比想象中复杂,手术时间远超预期,比如医生说手术要一两个小时,结果家属等了五六个小时还不见人出来。

这也激发了他的灵感,开始尝试着在术前花个6、7分钟将手术方案画在纸上,然后拿着手绘的手术方案图跟病人讲解。

无法得知手术室内的情况,家属心情可想而知。

身为一名骨科医生,他最常画的是骨盆和四肢的手术图解,“最难画的是骨盆骨折,因为它的解剖结构在整个人体结构里是最难的、最复杂的。”画四肢时可能五分钟就搞定了,但画骨盆手术,他要花上半个小时。同时,为了培养自己的英语水平,他还在绝大部分画稿旁标注好英文注释,一目了然。

本文由美高梅手机登录网站发布于医学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天天用画和病者沟通,年发近千条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