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八成患者回到社区,北大人民医院院长

作者: 医学科学  发布:2019-12-09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中国之声医改五周年特别策划《医改微表情》今天播出第二篇:《坚定》。

目前,由于国内各家医院的产权人来自各个机构,有部属医院、市属医院、部队医院和民营医院等等,别说大医院与中小医院的信息沟通,就是三甲医院彼此之间,也无法做到信息沟通。大大小小的医院,如同一个个信息孤岛,所有的就诊信息在各医院中封闭运行。

并不是这些被卫生行政主管部门点名、被每个老百姓关注的问题在人民医院不存在,而是,如果有根治手术可以解决腿疾,为什么还要考虑是采用药物还是针灸来止疼呢?对于人民医院,这个根治手术就是信息化建设。

当2007年初,北京市政府和西城区卫生局开始考虑确定一个医改试验点时,作为西城区的领头羊医院,人民医院和西城区政府一拍即合,开始了医疗服务体系建设的探索。

记者:您两个手机有什么区别吗?一个是家人用的?

看病,是百姓生活中的大事难事。缓解看病难的办法之一就是“小病在社区、大病进医院、康复回社区”。而现实中却往往是,小病不愿在社区,大病进医院又很难。这中间就在于社区医院的“弱”与大医院的“强”的巨大差距,能否让“弱”的强起来,让“强”的变得更强。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探索的建立医疗卫生服务共同体的做法,为求解这道难题给出了一个答案,我们期待出现更多探索性改革经验。

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数据,我国800张床位以上的医院,2005年为284家,2008年为488家,到2012年已达1059家。盘子越来越大,吃蛋糕却仍然不易,公立医院的“医改”究竟要怎么“改”?王杉眼中,“医改”不是手段、而是结果,要能看好病、服好务,就是好的改革。

“不管从今后医疗竞争的视角,还是从承担公益性医院公益责任的角度,人民医院都应该尝试建立这样的医疗服务体系。”王杉坦率地说。

太多自称是“人民人”的人民医院工作人员用“强势”形容王杉。很难说是2006年历经“非典”和内部管理问题打击的“人民人”迫切需要一只强有力的手,还是将任何一个管理者放到这里,都能炮制出这样一个入选哈佛商学院MBA教材的经典案例。但在王杉的学生、北大人民医院胃肠外科副主任医师姜可伟看来,“强势”并不是王杉的本色。

人民医院的方案,强调各合作医院在为患者服务中要遵循统一的服务标准、统一的转诊流程、统一的服务团队、统一的管理方式,统一按照三甲医院的诊疗规范与要求为患者提供服务。而实现这一目标的基础条件是必须信息畅通。

早晨8点30分,王杉扎进门诊大楼里的人流,在走廊尽头拐进一间会议室。长桌的另一侧坐了前来调研的部委官员,主题是王杉引以为傲的医院信息系统。每一分钱从哪儿来、到哪儿去?今天的王杉已没有8年前的困惑。

为什么百姓不信任社区医院。即使社区医院服务热情、费用低廉也换不来居民的信任?在调查中,许多医务专家都谈到,这是个长期积累形成的问题。对于社区医院应该承担的预防疾病和基本医疗这两方面任务,都显得力不从心。

王杉:原本需要在我医院住两周,现在可以到二级医院了,二级医院病人不乐意去,怎么把安全危险降到最低呢?移动视频查房车。我的主刀大夫在人民医院查几次房,你就必须经过这套系统跟对面隆福医院的大夫一起查几次房。

在北京生活的人都知道,每天上午,北京各大医院的门前都是拥堵路段,门诊挂号大厅里也是摩肩接踵,人头攒动。而在这其中,来看头疼脑热之类常见病的不在少数。据人民医院的统计显示,每天挂号的患者中,三分之一强的人属于轻症病人。对于这些明明到社区医院采用常规性的治疗措施就能解决,却非要不辞辛苦,甘愿吃苦受累,舍近求远地跑到大医院来就医的病人们,人民医院的医生们倒是给予理解:“到社区去他不放心啊,我们告诉他没大问题,他就踏实了。”

这样的温情稍纵即逝。这位把医院当作现代企业在经营的院长,八年来始终紧盯这驾庞大沉重的马车的去向,偏移或后退,都是他难以承受之重。

在这样的医疗服务体系中,良性的转运应该是80%以上的就医患者,在“塔尖”以下的医疗机构解决医疗问题。不但首诊在这里,其中的部分患者在转往大医院救治后,最后的康复痊愈过程也转回到这里完成。而“塔尖”部分的大医院的优势医疗资源,应该集中于解决剩下的20%疑难重症病患问题。而现实的情况恰恰倒过来了。80%的就医患者都涌到大医院,在这里就诊,在这里康复治疗,占用大量资源。这便是我国特有的“二八现象”。每天,大医院的专家们面对的是众多轻症病人就诊,导致众多疑难危重病人无法及时看上病,而众多的中小医院和社区医院却门可罗雀,少人问津。换句话说,医院系统的这种职能倒置,是导致我们现在面临看病难问题的重要原因之一。

记者:您都知道?

人民医院院长王杉多年前出国考察时,就了解到,近20多年来,一种为公众提供预防—治疗—康复,全生命周期、全方位的医疗卫生保健服务与管理的新型医疗服务模式,正逐渐成为国际趋势。欧美等发达国家的很多城市和地区,都有许多这样的医疗服务体系。病人在进行就诊医疗时,不是选择哪家医院,哪位医生,而是选择自己信任的,具有较好社会信誉的医疗服务体系。从首诊开始,进入了这一医疗服务体系,就实现了医疗的一条龙服务,而体系中每个服务环节服务质量的好坏,都关系到这一医疗服务体系今后的声誉。因此,他们不是立足于做强一个医院,而是立足于做强整个服务体系。

王杉:诶,都听到了。而且还遇到了三年的运行,很多传统的管理者认为不是赤字,实际上就是赤字。你说你赤字大家真的不相信,说我看个感冒就花多少多少钱,怎么会赤字?!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正门

和几乎所有三甲医院一样,早晨7点45分,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门诊挂号大厅已人声鼎沸。从门诊楼往西南寻找行政办公楼,沿途问路,每个保安都会上下打量你问:“有什么事吗?”

让八成患者回到社区

记者:最后殊途同归了。

编辑:文尚

王杉:按传统的模式,一个人就诊,单交费环节,最多可以交8到9次。现在我们可以做到一次就诊交一次费或者多次就诊交一次费。严格地讲是你把钱押到银行,人民医院的系统跟银行结算,你每完成一次服务,我就冻结你里面一部分钱,每个月我去跟银行结算。听着特简单吧,干着真难,改变了128个流程。

王杉在介绍这项改革设想时说,“为避免产权矛盾,在设计共同体的功能时,我们考虑不改变医院的隶属关系、不改变产权关系,而主要通过网络运行方式,实现信息的共享。”

王杉:上系统之后有5、6个月,我觉得是黑暗的时期。双岗双核呀,上新系统时老系统还在并行,这就在无形中增加了工作量。有5个多月我是知道的,医院上下黑着脸都在骂,只不过我脸比较长,没当我面骂。那以后医院开始改善了,大家反而觉得,看看他还能折腾出什么?

由于此前已有长久酝酿,2007年9月25日,由人民医院主持设计,依托北京市科学技术委员会的科技项目支撑,探索将大医院有机融入区域医疗卫生服务的新模式正式启动。

美高梅游戏官网娱乐,8年里,王杉手气鞭落,鲜血刺伤了一些人的眼睛,却赢得了更多的拥护。他自己庆幸的则是,医院的试点方向与后来国家的改革方向不谋而合。

在这种现状积重难返时,为了生存,相当一批中小型医院和社区医院,为了生存纷纷搞起了合作医疗,特色门诊,承包科室等等,这其中,一些不合理不规范的操作手段,虽然可能只是个别现象,但也足以加重群众的不信任感,使这类医疗机构陷入到一种恶性循环之中。

本文由美高梅手机登录网站发布于医学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让八成患者回到社区,北大人民医院院长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